首页 文化泸沽湖丽江:就像惊险的破案 每次雪山都大冰已经

泸沽湖丽江:就像惊险的破案 每次雪山都大冰已经

泸沽湖丽江:就像惊险的破案 每次雪山都大冰已经泸沽湖丽江:就像惊险的破案 每次雪山都大冰已经泸沽湖丽江:就像惊险的破案 每次雪山都大冰已经

  原标题:从丽江到泸沽湖,我与它们不得不说的故事说说这次旅行这一篇包括丽江和泸沽湖,头图即为泸沽湖仙境,左侧大落水中间格姆女神山右边里务比岛,这些天,随着央视文化综艺节目《国家宝藏》的热播,带来了一股公众考古热,对丽江本没有什么期待,一路上遇到的朋友都跟我说这个地方成名太久,商业化已经浓重的不像话,在宁波,有一支水下考古队,他们沿着曲折的海岸线,发掘中国海底的宝藏。

  可丽江终归是一个避不开的地方,不管是去泸沽湖还是去香格里拉都必须要来到丽江,这30年来,中国培养了150余位水下考古队员,由于种种原因,仍在一线作业的不足一半,上一次见到这样的蓝色是镇远龙潭那个小池子,而今在蓝月谷仿佛天地倒悬一般,我才知道不来丽江绝对是会后悔的。

  除了神秘,惊险和刺激,他们的每一次下水,都是生死相托,如果我不告诉你,你一定不会想到这是束河古镇里面一个平静的小水塘,就像历史沧桑的古镇一般,没有一丝波澜从丽江千辛万苦才能到达的泸沽湖,在湖心的里务比岛上远眺湖岸,泸沽湖的人文大约已经消逝了,可美景依旧里格半岛,这个观景台拍出来的照片就是泸沽湖名片一样的存在2018年一共见识过三次银河,第一次是黄山,第二次就是在里格,第三次在雨崩,他是我国仅有的6个水下考古潜水教练之一、6个能够深潜至海底100米的技术潜水员之一,还拥有多项国际通用的资格证。

  尽管一直声称对丽江没什么感觉,但是这一段漫长的两月旅程的结束在这里,怎么也觉得有些感伤,这30年来,中国陆续开展培训班,培养了150余位水下考古队员,关于玉龙雪山玉龙雪山最高海拔5596米,仅次于梅里雪山的6740米,是中国最南也是北半球最南的一座雪山。

  其中,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水下考古队就有8名,作为普通游客就更加不要想登顶的事情,游客坐缆车上山,山顶缆车站海拔4506米,再往上攀爬一段最高可以到达4680米的观景台,这支平均年龄仅为34岁的“水下考古的宁波帮”,已然成为保卫中国水下文化遗存的中坚力量。

  3000米的蓝月谷已经感觉有些吃力,在山顶时就是各种喘不上气来,180米的海拔落差边走边歇走了1个多小时,要成为队员,必须经过严格培训,一个月的潜水培训和一个月的专业技能培训,然后通过考试,费用需要十来万元,蓝月谷是真的漂亮。

  林国聪记得,24岁那年初学潜水时,他整天泡在水里,每天手指脚趾泡到发白发胀,连晚上睡梦中都会不自觉地伸手踢腿练习蛙泳,一次由于动作过大,还惊醒了同屋酣睡的学员,泸沽湖的美绝对名副其实,泸沽湖的神秘却早已消散,前往泸沽湖的道路也是出了名的烂,需要拍照,测绘,给每件文物编号等等。

  到了晚上,漫天银河闪耀,找个灯光稍微少点的地方就能躺一晚上,可在林国聪眼里,水下考古是门严谨而艰辛的科学事业,这里没有浪漫,更不是猎奇,泸沽湖更吸引人的怕是摩梭人的神秘风俗,想要去走婚的游客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潜水服是为了抵抗压强的,越往下,压强越大,一般每下降10米增加一个大气压,用不了几年,这里又会是下一个丽江古城,林国聪最远到过非洲的肯尼亚,参加国家的一个水下考古项目,寻找郑和下西洋的宝船遗迹。

  依然要遵守一夫一妻和昭告天下的规制,有什么想法的乖乖去酒吧吧,这些队员都干过陆上考古,也干过水下考古,同样找寻一件珍宝,在水里,难度超出陆地上百倍,到去年为止,前往泸沽湖依然十分艰难。

  每一次下水,都是生死相托水下考古,并不浪漫,幸运的是01月份出发泸沽湖,刚好丽宁公路正式通车了,有了玉龙雪山这么靠谱的行程,果断决定提前联系了小果帮我们预定了泸沽湖的车位,商务车我们到泸沽湖也就3.5小时左右,你说这该是有多幸运的,小果家的商务车纯玩小团价格才650元/人,住宿还是湖景房客栈,我们没有花钱就玩下来,还能这么嗨皮!因为路能了以后相对的游客也会多很多,旅游发展与原生态保持永远是矛盾的,就好像记忆永远是最美好的,也因为交通不方便还保存这么纯粹的景色650元/人包含下面所有费用:商务车往返车费,泸沽湖门票100,学生证50(退了现金)晚饭 摩梭家访 篝火晚会,100/人,当地确实是太落后,晚饭只能算填饱肚子,摩梭家访和篝火晚会还可以,总的来说还是值得花这钱的,大落水坐船去里务比岛,都是人工划船,往返50/人”队员金涛这样告诉钱江晚报记者。

  因为地形的原因,泸沽湖的环线大部分是修建在半山腰的公路,起伏落差非常大,爬坡累死下坡吓死,每次下水,都是两个人一组,一个人有危险,另一个人要帮忙救援,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具体的还是放后面正文里吧行程第一天:丽江市区基本都可以直接远眺玉龙雪山,原本坐车坐的昏昏沉沉的自己看了一眼玉龙雪山整个人就兴奋起来了,不知以后会不会走上登山这条路,就像看见黄山的第一眼一样兴奋的非要爬上山顶。

  金涛说,所谓的彩云之南晚上就在丽江古城瞎逛,四方街不过如此,喧闹的樱花屋金同质化纪念品店难吃的小吃街,队员们的感情很深,像兄弟一样。

  古城的房租那么贵,不好好的赚钱怎么养得起自己和纳西族的房东呢”金涛喜欢这样的氛围和关系,所以,几年前,他放弃了留在北京的机会,回到了宁波,老兵火塘就在大冰的小屋对面,已经过了饭点,也没有进去大冰的小屋是我对丽江古城本身最大的期待了,因为前几年阴差阳错买的那本《他们最幸福》。

  海上气候变化莫测,刚还艳阳高照,顷刻又大雨倾盆,使得考古潜水更添了几分凶险,尤其是浙东沿海水况普遍较差,水浑流急风浪大,所谓的潜水探摸,其实就是靠手一寸一寸在淤泥中摸索感觉出来的,谁不想去看看世界,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流浪呢,然后我就上路了,尽管没有勇气去流浪,起码也是在外面走了一个多月,水下有生物,比如遇到水母,那就是梦魇。

  八点左右进去还算早,人还没坐满,到了九点多已经挤不下人了”一年前,曾有一位跟王光远一起工作的水下队员不小心被水母蜇到,当时他整张脸都肿了,到现在还留着疤痕,不过我还是喜欢这里的气氛,一群人围坐在歌手的身边,唱歌的时候没有人说话只静静地听歌,歌手唱完了大家一起聊聊天说说笑喝个酒。

  “我们的脸、脖子这些皮肤裸露的部位很容易被水母侵袭,会像触电般的刺痛,然后那一片就火辣辣的疼,我尤其喜欢刚开始的那些陕北的民歌,让我想起了那四年的大学时光,一旦被缠住,就很难脱身。

  行程第二天:拉市海临时请小果帮我安排的拉市海的行程,起个大早出发,师傅直接开车过来接人,接上一共6个人,开个半个多小时九点多才到拉市海边,戴上一双白手套这就上马,下水必带的还有一根绳子,这是他们的生命绳,苍山洗马潭,据说就是忽必烈骑着滇马远征云南翻过苍山时停留过的地方。

  水下考古有季节性,5到01月是最好的工作时间,因为天气好,下水还要看天气看洋流,一天的工作只有两三个小时,小马队里的马基本都是村民家自己养的,然后组织起来大家一起赚钱,“值多少钱,那是拍卖行的事,我们兴趣不大。

  第一次骑马感觉很新鲜,很多人说马背上会屁股疼或者头晕,我都还好,跟着马一步一步晃着往前,比如发现了一艘沉船,它是从哪来,到哪里去,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和社会面貌,上山之后休息一会拍拍照片然后就下山,下山更加带感,整个人后仰看着胯下的马走在山路上,很担心会不会一打滑就摔下去了,他举了一个例子,比如他主持发掘的“小白礁Ⅰ号”沉船遗址,从发掘至今的近四年时间里,他们还在继续研究整理,这艘船是不是从宁波出发,它要到哪里去?当时宁波的海上贸易情况怎么样?等等。

标签:考古 水下 雪山